·设为首页收藏本站📧邮箱修改🎁免费下载专区🔐设置/修改密码👽群雄群聊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DZ插件网 门户 站长资讯 查看内容

小保安又穷又丑,娶了个有钱的美女董事,结婚当天直呼:太值了

2023-8-5 13:19| 发布者: 逝水年华| 查看: 62112| 评论: 0

摘要: 注释:标题为部分内容简介,故事很精彩,请观看!第1章 龙刺  “老鬼,你这样早晚会死在女人肚皮上!”  罗宾看着面前稍显虚弱的老男人说道。  老鬼擦了擦脸上的口红印,无辜的哭丧着脸,掏出一张银行卡塞在罗 ...
注释:标题为部分内容简介,故事很精彩,请观看!

小保安又穷又丑,娶了个有钱的美女董事,结婚当天直呼:太值了2849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23-8-5 13:19

第1章 龙刺

  “老鬼,你这样早晚会死在女人肚皮上!”

  罗宾看着面前稍显虚弱的老男人说道。

  老鬼擦了擦脸上的口红印,无辜的哭丧着脸,掏出一张银行卡塞在罗宾手中。

  “阿宾啊,这张豹纹卡里面的钱,你敞开了用,至少有几万亿!”

  “还有,我在全世界各大城市都有房产,都是当地最顶级的豪宅,你随时可以入住。”

  “最后,为师送你一把……我去!不是这个!”

  老鬼从腰间抽出一件女人的黑色镂空内衣,刚要递给罗宾,才发现不对。

  又摩挲了一会,取出一柄颜色怪异的短刺。

  “这把龙刺已经在这世上消失五十年了,现在交给你,这可不是一般的短刺,它可以号令……”

  “额,不说了,时候到了,会有人联系你的,你就在龙国等他们吧。”

  “阿宾啊,你这次回国履行完婚约,就……”

  老鬼还想继续交代罗宾一些事情。

  四个身材火爆,面容绝世的女子,从楼上下来,架着老鬼就走。

  “老鬼,你墨迹什么,我们都急死了!”

  “你放心吧,你爱徒那身本领,魔鬼都怕他,不会吃亏的!”

  “啊!……”不一会儿,楼上的卧室里,传来了老鬼的嚎叫声……

  罗宾看看二楼方向,耸耸肩膀,将豹纹卡塞在卡包。

  离开老鬼住所,坐在前往机场的车上,打量着这把龙刺。

  龙刺上的光纹,如一条吞云吐雾的游龙,绽放着喷薄的气势。

  金色的龙鳞,在昏暗的车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辉……

  飞行了二十多小时,终于到了龙国宁春市。

  此刻,这座东部沿海地区的经济重镇,正飘洒着茫茫的夕阳飞雪。

  看着婚约上的信息,罗宾简单询问之后,便打车前往市中心的程氏集团大厦。

  老鬼告诉罗宾,他这个未婚妻程思伊,是当年两家爷爷年轻时定下的娃娃亲。

  那时候,罗宾和程思伊还未出生。

  罗宾跟着老鬼这么多年。

  曾多次问过他,自己的爷爷、父母亲,他们都在哪里。

  老鬼死都不愿说出一个字。

  从小到大,罗宾跟着老鬼,学习医术,练习本领,还学会了杀人。

  这几年,老鬼带着他来到非洲。

  从此后,这片腥风血雨的佣兵战场上,便多了一个让全世界都为之颤抖的杀神级人物。

  此人神龙见首不见尾,代号“龙刺”。

  ……

  罗宾看着这张已经泛黄的婚约发呆。

  “也不知道未来的老婆是个什么样子,漂亮不漂亮?温柔不温柔……”

  一路上想象着程思伊的模样。

  车子行驶三十分钟,到达宁春城市区。

  罗宾打开车窗,看向外面的都市夜景。

  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扑面而来。

  可突然间,他嗅到了一丝危险气息,正在迅速向这边靠近。

  罗宾警觉的看向前方。

  “轰!”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和金属的撞击声,骤然响起。

  前方一辆被撞击变形的保时捷跑车,直奔着他所乘坐的这辆的士,高速滑行过来。

  的士司机吓的手足无措,完全呆住。

  罗宾一手抓过方向盘,一手延后半秒钟拉住手刹,一个急转甩尾!

  的士以不到一毫米的间隙,避开两辆碰撞汽车的滑行冲撞。

  “砰!”

  短暂的沉寂之后,一声枪响打破了街道上的平静。

  被卡在行道护栏间的宝马越野车中,快速跳出四名持枪男子。

  其中两名男子将枪口指向周围的人群。

  一名男子将保时捷中受伤女子,粗暴的拉出来,枪口顶在她头上。

  为首一名光头男子,冲着周围人群暴呵一声,“都蹲下!”

  “砰!”

  一枪击穿最前面一名欲要见义勇为男子的眉心。

  人群中传来一阵惊慌的尖叫声。

  所有人快速蹲下,不敢抬头。

  此时,罗宾正靠在的士的座椅上,看向车窗外被挟持的女子。

  清冷的街灯下,雪花依旧肆虐的翻飞。

  恐怖的车辆碰撞现场,和白雪中殷红的鲜血。

  将都市的夜景,涂抹上浓重的萧杀之气。

  昏黄的灯影下,女子身材高挑,容颜绝世。

  即便她精致的脸庞上,还挂着受伤流出的血渍。

  也无法掩去从骨子里绽放出来的倾世芳华。

  这一瞬间,劫匪发现了还坐在车里的罗宾。

  “立刻下车,双手抱头蹲下!”劫匪快速将枪口指向罗宾。

  罗宾淡漠一笑,没有理会持枪绑匪,缓缓打开车窗。

  抬眼看向被挟持的女子。

  “放了她!”

  这声话语,音量不大。

  在冷寂的风雪中,没有一丝人间烟火气息。

  不容置否,气势凌冽!

  绑匪持枪的手臂下意识的抖了一下。

  惊魂之中的女子不由侧目看去。

  只是这短暂一瞥,的士内那抹似笑非笑的侧影,让她顿时生出一股慌乱的心动。

  这名被挟持的女子名叫肖雨笛。

  宁春城第一豪门世家肖家的大小姐,肖氏集团的现任执行总裁。

  以她这样家世身份,当然见过不少地位显赫的大人物。

  可是,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淡定俊朗的男子。

  而且,此人竟然可以在一群亡命之徒的枪口之下,如此无波无澜的从容。

  “找死!”这名绑匪稍稍一怔,随即面露凶光呵斥一声,直接扣动扳机。

  “不要!”肖雨笛惊恐的闭上眼睛,发出一声绝望的嘶嚎!

  一阵冷风乍起,树梢劲摇,枯枝震颤。

  霎那间,光影惊乱,烟尘迷眼。

  漫天的雪花,狂飞乱舞!

  一声枪响之后,整个世界都静默无声。

  清冷凌乱的街道上,只剩下肖雨笛孤单落寞的倩影。

  所有人的视线,下意识扫视着四周。

  短暂的惊愕之后,他们才看见,四名绑匪的尸体,此刻正诡异的躺在洁白的雪地上。

  一切发生的太快,太过虚幻。

  如果不是四名绑匪的尸体躺在眼前。

  真的会以为,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一个幻觉!

  四名绑匪全部被一刀封喉。

  脖颈流淌的鲜血,还在冰冷的雪地上冒着袅袅的热气!

  “雨笛,你……你没事吧?”

  飞驰而至的奔驰车中,快步走出一位白发老者,匆匆来到肖雨笛面前,焦急问道。

  “爷爷,我……我……没事!”肖雨笛这才回过神来。

  她紧紧抓住爷爷肖天龙的手臂,全身还在不停的战栗着。

  那双恐慌的美眸,一直看向飞雪之中绝尘而去的的士。

  尽管没有看清车中那人面孔。

  但是,森寒的萧杀之气,让她直到现在还能感觉到那股气息的恐怖威势。

  肖天龙看向四名绑匪的尸体,擦着头上的冷汗道:

  “快,通知我们肖家所有人,即刻找到那辆的士上的年轻人!”

  “即便是把整个宁春市翻个遍,也要找到此人!”

第2章 一刀封喉

  罗宾乘坐的士离开案发现场,来到程氏集团大厦。

  此刻,程氏集团正在举办公司新年酒会。

  大厦门前,停满了各种款式豪车,张灯结彩,一片喜庆。

  出入大厅都是宁春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一身休闲装束的罗宾,走在这群衣着光鲜的宾客中间,尤显格格不入。

  不过,进入集团大厦时,迎宾小姐并没有阻拦。

  毕竟,这个年代很多豪门公子就喜欢玩这种低调的梗。

  仅凭穿着,真的很难分清谁是乞丐,谁是富豪。

  罗宾进入酒会大厅,第一时间来到自助餐桌前。

  坐了一天一夜的飞机,着实饿的慌。

  他没有注意周围宾客奇怪的眼神,径自装了满满一盘食物,要了两杯红酒,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

  “这个家伙是来混吃混喝的吧?”

  “原以为是哪个大家族的公子,故意低调来到程家酒会的呢。”

  “切!你看他那个吃相,好像是饿了几年的样子。”

  “一些底层的穷鬼,为了攀龙附凤的,挖空心思混到我们这种高端的酒会上,寻找发财的运气。”

  “这种骗子怎么可以进入我们这个层面的酒会呢,快点让服务生给程家的管事人说一声,立刻把他赶出去!”

  ……

  很快,罗宾引起酒会大厅宾客们的关注。

  程家的大管家七叔,在一众质疑声中,来到他面前。

  看看正在低头大吃狂吃的罗宾,皱了皱眉头。

  “这位先生,请问您是受到我们程氏集团邀请,参加此次新年酒会的吗?”

  罗宾头也未抬,一边嚼着大块牛肉,一边回答道:“我不是程家邀请来的,我是程思伊的未婚夫,今天过来履行婚约。”

  此话一出,满堂哗然!

  果然是一个混吃混喝的骗子!

  奇葩的是,这个骗子居然还敢说自己是程思伊的未婚夫?!

  真是滑天下之稽!

  程思伊,程氏集团的美女总裁,宁春商界的一枝花!

  追求她的豪门大少,高官公子,排队都能排满半个宁春城。

  这货,一身不起眼的休闲装,一副饿死鬼的吃相。

  也真敢在程家的新年酒会上大放厥词!

  “放肆!”七叔冷声呵斥道。

  “大胆狂徒,老子念你无知,不与你计较,现在立刻滚出去,否则,我打断你狗腿!”

  大厅内的宾客,看小丑一样的看向罗宾,满堂哄笑。

  “这货是饿傻了吧?居然敢在程家的新年酒会上说出这般疯话?”

  “程大小姐怎么会有你这样不上台面的未婚夫!”

  “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你那个穷酸样,哈哈哈……”

  罗宾嘴里大块的牛肉还未咽下。

  闻听周围的议论,抬起头看看酒会中每个人满脸扭曲的笑容。

  又打量着身旁的七叔,不悦道,“你是谁啊,让我出去?我是程思伊的未婚夫,你让她出来,我和她谈谈。”

  七叔踉跄一下,怒斥道:“小子,你问我是谁,我就告诉你!我是程家的大管家程七里!”

  罗宾顿了一下,嘴角轻扬道:“额?小七?原来是自家人,正好,现在带我去见我老婆。”

  “卧槽!这小子,不但穷酸,脑子还特么的有问题!”大厅内一群宾客,顿时来了精神。

  “他管程家的大管家七叔叫小七?这哥们真牛逼!”

  “谁不知道程家的大管家七叔是个武道高手,在宁春市也没有几个敢在他面前叫板的。”

  “看来,今天这个小子是要横着出去了!”

  七叔冷笑一声,“小子,你有种,敢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吗?”

  罗宾疑惑的看向七叔,“我去!你脑子似乎很有问题啊,本姑爷讲话你听不懂?”

  罗宾的话,让酒会大厅的宾客们再次哄笑起来。

  “这哥们儿确实牛比。”

  “居然还真的把自己当作程家的姑爷了,哈哈哈……”

  此刻,七叔气的面庞发紫,暴怒道,“小子,你有种!”

  在宁春市上流社会这么多大佬面前,被这种不上台面的小子羞辱,岂能善罢甘休?

  言罢,一拳打向罗宾。

  这一拳使出了十分的劲道!

  罗宾稍稍一怔,不解地看向程七里。

  尼玛的,你一个管家竟敢打你家姑爷?不想干了!

  看着七叔打来重拳,罗宾轻描淡写地拍了一下。

  七叔瞬间感觉到自己的拳头,像是撞在一块硬度强悍的铁板上。

  一脚不稳,竟弹出三四米开外。

  罗宾瞥了一眼七叔,鄙夷的摇摇头。

  原本酒会大厅的嬉笑声,变成一片惊呼。

  程家的大管家七叔,竟然被这个不名一文的小子,轻轻一掌拍翻在地上!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头脑看似有毛病的年轻人,竟有这般身手。

  七叔此刻亦是极为震撼。

  自己刚才这一拳是用上全力的!

  他自信在宁春市武道中,没有几个人能够接的住。

  可是,这小子竟然轻轻一拍,就化解了!

  是巧合,还是自己太过大意?

  这一刻,程氏集团的十几名保镖,提着电棍向这边跑来。

  “怎么回事,七叔?”

  程七里正怒火中烧,指着罗宾,“这个混蛋竟敢在我们程氏的新年酒会上闹事,给我绑起来,敲断他的双腿!”

  程氏集团十几名保镖,得到七叔的指示,即刻将罗宾团团围在中间。

  罗宾叹了一口气,程家人什么意思啊。

  我都已经说我是他们的新姑爷了,居然还让这么多下作的东西来恶心我。

  想试试我的身手?

  好吧,那就练练!

  就在十几名保安挥舞着电棍,准备一齐打向罗宾的时候。

  他们发现一道身影从眼前快速晃过。

  与此同时,自己的脖颈处被重击一下。

  眨眼之间,十几名保镖诡异的昏死在地上。

  罗宾看看躺了一地的保安,摇摇头,“不行,太菜!”

  眼前的一幕,让酒会大厅的所有宾客尖叫不已。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们谁也没有看清楚。

  冷眼旁观的七叔,却皱紧了眉头。

  这个小子身手不凡啊!

  这时候,又有十几名保安从大楼外面跑来,欲要上前再战。

  大厅中突然传来一声断喝:“够了!你们在闹什么?”

  酒会大厅瞬间安静下来,一起看向从二楼走下来的一名年轻艳丽的女子。

  女子身材窈窕,容颜精致。

  一双明丽的美眸中,正迸射着冷傲的寒芒。

  此人,正是程氏集团的总裁程思伊!

第3章 我是你的未婚夫

  “你就是程思伊?”罗宾拨开人群,走到程思伊的面前打量一番。

  程思伊微微蹙眉,摸不清对方的路数,冷声道:“你是什么人?”

  “这是我程家的新年酒会,岂容你在这里胡来!”

  “提醒你一句,在我程家还没有完全动怒之前,立刻滚出去!”

  罗宾稍稍一怔,这个未婚妻还挺霸道的。

  不过,这种高冷的范儿有点味道。

  “思伊,我是你的未婚夫,今天我是过来履行婚约的,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去民政局办手续,把婚给结了?”

  寂静的酒会大厅顿时传来一阵哄笑。

  这货真特么的搞笑。

  “放肆!你再敢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就不客气了!”程思伊冷声呵斥。

  她身旁的男子,也是上前一步厉声道:“哪里来的疯子?不知死活,竟敢玷污思伊的清誉!……”

  “一边待着去!”罗宾拨开身边的这名男子,走近程思伊。

  “思伊,我真是你的未婚夫,这里还有我爷爷和你爷爷当年签的一纸婚约呢。”

  罗宾将一张泛黄的信纸,递到程思伊面前。

  酒会的宾客们一片哗然。

  “卧槽!还有婚约?”

  “现在骗子都一套一套的,穷疯了吧?”

  “为了攀附权贵,这种心思都想的起来?”

  程思伊美眸旋转,下意识的瞥了一眼罗宾手上的婚约。

  她的娇躯微微颤抖一下。

  上面的字迹和签名,竟然真是爷爷的!

  程思伊身边的男子徐文海脸色微变,看向罗宾手中泛黄的信纸。

  一个穷酸小子,竟敢跟本少爷争女人?

  你特么的活腻了!

  “婚约?这个年代还有这种迂腐的玩意?”

  “呵呵,小子你以为伪造一份狗屁婚约,就可以骗得了思伊?”

  徐文海示意徐家几名保镖,“把他扔出去!”

  “等等,徐公子!”接过婚约,程思伊阻止道。

  看着上面的内容,她眉头紧锁。

  很早以前,的确听爷爷说过,自己有一个婚约。

  没有想到,竟然是真的!

  再看看眼前罗宾的穿戴,怎么看都不像有钱有地位的样子。

  “你现在是做什么工作?家里人呢?”程思伊试探的看向罗宾。

  罗宾耸耸肩膀,“我还没有什么事情做。家里人可能都不在了吧。”

  大厅中传来一阵讥讽声:“无业游民的流浪汉啊,呵呵……”

  程思伊看向罗宾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鄙夷。

  这种混迹底层的男人,怎么可以配的上我程思伊!

  我是要成为,像龙海国际总裁林静茹那种女王级的女人!

  “什么婚约不婚约的,一派胡言!”

  随后走出来的一名中年男子,到了程思伊的面前,厉声道。

  “小子,现在立刻从这里消失,我们程家不欢迎你!”

  这名男子便是程思伊的父亲程建飞。

  “叔叔、阿姨好!”徐文海恭维道。

  程建飞的老婆朱丽叶满眼欣喜,“嗯,徐公子,让您见笑了。”

  接着,那张擦着厚厚粉底的笑脸,转向罗宾瞬间冷了下来,“婚约?切!你可真敢骗啊!”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你配的上我家女儿吗?”

第4章 你配的上我家女儿吗?

  看着这一家人的嘴脸,罗宾心中不爽。

  本少爷只是为了信守承诺,来兑现当年爷爷定下的婚约。

  怎么就跟钱和地位扯上关系呢?

  老鬼给我的卡里至少有两万亿!

  我这种万亿身价的层面,侮辱你们程家了?

  “好了!你们都别说了!”程思伊紧皱着眉头,制止程家一群人继续狂喷。

  抬眼看向罗宾,“今天是我们程氏集团的新年酒会,而且,我爷爷还在国外疗养。”

  “至于婚约之事,等酒会结束,联系爷爷之后再说。”

  “我们程家是讲信用的!”

  “既然你有这一纸婚约,我也不准备立刻赶你走。”

  “你可以在我们的新年酒会上随便吃喝。”

  “但是,有一点,你给我记住了!”

  “今天来参加酒会的宾客,都是宁春市有台面的大人物,是我程家的贵客,不是你这种层面的人可以打扰的,懂吗?”

  说完之后,程思伊冰冷的将那张婚约丢给罗宾,转身向台上走去。

  她身边的徐文海冷笑一声,指了指罗宾,“小子,好自为之,吃完立刻滚蛋!这种地方不是你该来的!”

  酒会大厅的宾客们,发出一阵嘲讽的笑声。

  他们看向罗宾的眼神中,全部都是高傲和优越感。

  此时,罗宾突然想要呕吐。

  程思伊那张精致的面孔,此刻看来丑陋无比。

  在你们程家新年酒会上随便吃喝?

  你以为本少爷是叫花子吗?

  “我没有时间参加你们这种层面的无聊酒会,请你爷爷立刻给我一个答复。”罗宾站在原地没有移动,耸耸肩膀道。

  程思伊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身,脸上扬起了一抹厌烦的愠怒。

  “你这是在逼迫我吗?”

  罗宾淡漠一笑道,“你想多了,你这种姿色和品性,还不配让我逼迫你。”

  程思伊气的咬牙切齿。

  长这么大,还没有一个男人敢这般羞辱过她!

  她狠狠瞪着罗宾,即刻接通程家家主程立煌的电话。

  且故意将手机开成免提状态。

  “爷爷,今天我们程家新年酒会上,来了一个名叫罗宾的。”

  “拿着当年你与他爷爷签订的婚约找上门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电话那端的程立煌顿了一下,“思伊啊,这件事说来话长。”

  “当年,爷爷创业不久,投资失利,致使程氏公司陷入绝境。”

  “求遍了所有亲戚朋友,没有一个愿意帮忙。”

  “眼看着程家就要完了,罗宾爷爷伸出援助之手,借给我一百万,我才挺过来。”

  “那时,你和罗宾再有几个月就要出生。”

  “为了感谢他救了程家,我便提出为你们订下这门娃娃亲。”

  程思伊气恼道:“爷爷,我不想这样!”

  电话那端的程立煌沉默一会。

  “现在想想,当年爷爷也是一时意气用事,才作出这个很不靠谱的决定。”

  “罗家消失这么多年,想必现在发展的也不咋样。”

  “如今我们程家已今非昔比,在宁春也算是有了一定的地位。”

  “如果你不愿意这个婚约,总不能让我的孙女委屈吧?”

  程思伊犹豫了一下:“爷爷,你的意思是,可以……退婚?”

  电话那端的程立煌叹了一口气。

  “哎,当年爷爷考虑不周,草率了!你若是不满意,这个婚约退就退了吧。”

  “不过,我们程家做事情也要讲究点礼数。”

  “罗家现在落魄了,我们就把当年罗宾爷爷借给我的100万还给他们,也算有始有终了。”

  程思伊紧锁的眉头瞬间舒展开来,冰冷的看向罗宾,将一张支票递到罗宾的面前。

  “听到了吗?这是爷爷的回答!”

  “我们不是一个层面的,那张婚约就撕了吧!”

  “这是100万支票,还给你!”

  “记住了!从此以后,我们程罗两家再无瓜葛!”

  罗宾看看手中的婚约,再看看满眼冷傲的程思伊,他笑了,“好!希望你们程家不要后悔!”

  徐文海讥讽道,“后悔?哈哈哈……小瘪三,程家会因为你后悔?你做白日梦呢!”

  “滚!立刻滚出去!”

  罗宾眼中迸射出一道寒芒。

  程思伊轻哼一声:“你走吧!我不想你在这里太难堪。”

  “劝你一句,不要想着去报复徐公子,你永远无法和他相比的!”

  “这一百万元,足够你过着很舒适的生活。”

  “你这样的条件,就不要想着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好好找个普通人家的女人结婚成家吧。”

  “还有,我永远都不会因为撕毁这纸婚约而后悔!”

  罗宾看着程思伊这张恶心的面孔,直接将婚约和支票撕个粉碎,抛向空中。

小保安又穷又丑,娶了个有钱的美女董事,结婚当天直呼:太值了1325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23-8-5 13:19


点击并【关注】上方名片↑↑继续阅读精彩内容



上一篇:【上海脱单】斯文内敛 谦逊礼貌 书香门第 华盛顿大学硕士 央企品牌经理 已买车 钢琴10级 云南汉纸 喜欢乒乓球 滑冰 阅读
下一篇:上海,2022年度浦东重点科技项目配套资金(技术创新类)项目拟立项名单,353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DZ插件网微信客服|最近更新|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DZ插件网! ( 鄂ICP备20010621号-1 )|网站地图

您的IP:3.236.46.172,GMT+8, 2023-9-21 19:15 , Processed in 0.135699 second(s), 3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Licensed

© 2001-2023 Discuz! Team.

点击联系客服QQ
扫码联系客服微信